网站首页>人妻子女>老婆公司同事

老婆公司同事

更新时间:2020-10-15 04:25:01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小姓李,名志明,现年28岁,在一间外资投资公司裏任职电脑工程师。我老婆姓陈,名洁茹,现年26岁,美丽而文静大方,眉清目秀的她虽个子不高,约155公分的高度,但拥有34D、22、34的不错三围数字,在女孩子来说,算是非常娇人。她现今在一间贸易公司裏当会计主任,工作约一年。

  我们在大学裏相识,走过了七年的爱情长跑,在上一个月才结为夫妇,走进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我和洁茹的同事都嚷着要来参观我们的新居,本星期六洁茹己约定她的同事来联欢。星期六下午我们己预备好小食、饮品,其中包括大量红酒及啤酒(由于洁茹说她的同事全都是酒鬼)。

  于五时半他们来了(共五男二女),两女是Joey和Mandy,四男分別是小张(20岁、身材中等、Mandy男友)、小梁(22岁、身材中等、Joey弟弟)、小朱(22岁、身材中等)、肥伟(36岁、身材肥胖)及老陈(约45岁、身材中等),我们一路谈天说地,并叫外卖晚餐,但我不喜欢小朱、肥伟及老陈看洁茹的表情。

  晚餐后,小朱、肥伟及老陈便提议打麻将,于是洁茹便和他们打麻将,而我亦负责招唿洁茹的其他同事。直至九时半左右,Joey、Mandy、小张及小梁说要回家,但由于小朱、肥伟及老陈均输了很多钱给洁茹,他们说要继续,我和洁茹均无办法。

  送走其他人后,他们说要休息一刻才继续打麻将,肥伟走进厨房并问我和洁茹是否需要饮品或小食,我和洁茹均说需要及谢谢,于是他便给了我们汽水,接着便进行小朱、肥伟及老陈他们的反击战,而我亦看着DVD,过了一刻后,我已睡了……

  直至早上起来,我仍睡在客厅,洁茹则睡在主人房。洁茹告诉我,小朱、肥伟及老陈见到我睡后便说要走,我和洁茹笑一笑便一起收拾客厅的垃圾。

  两星期后,洁茹来电说小朱的私人电脑中了病毒,要求我帮他解救,无法反对下,小朱便拿着他的电脑来我公司,并告诉我电脑的登入密码,于是我帮他处理。经过两小时后,我已修好并查看电脑内的档案,一看才知这个小朱是色鬼,电脑内有很多色情影片。

  差不多检查完成时,竟看见一个档案名称叫「洁茹」,好奇下我去开启这个档案,但需要密码才能开启,我想,会不会与登入密码一样?一试果然OK。

  影片开始了,原来是那天联欢时拍下的影片,沒有怎么特別,正想关掉时,画面突然显示了一个房间,啊!是我的睡房,然后见到三个人擡着一个人放在床上,他妈的!是小朱、肥伟、老陈及洁茹,这时候我的脑是空白一片。

  一把男声出现,应是小朱说:「你们要多谢我的春药及安眠药,才能吃到这样的大波女。哈哈……」小朱在洁茹面上轻轻地左右拍打了数记后,洁茹还迷迷煳煳的,身体有微动,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肥伟说:「快些啦!若客厅那个家伙醒来就麻烦了!」小朱说:「放心啦!至少五小时后那家伙才会醒。」

  他们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并把洁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小朱和肥伟开始玩弄我老婆两个大奶子。那两个混蛋一时把洁茹的奶头含进嘴裏拼命吸吮,一时又伸出舌头不停地舔弄,指尖更同时在挑弄着另一颗奶头,嘴裏还说:「幹你妈的!奶子比平时看还大,乳头还是粉红色。」

  洁茹不知道谁在摸她,只有作出自然反应,轻轻扭着身体,背部还稍稍挺起来,让乳房显得更大。幹!

  老陈则在吻舔着洁茹那肥美的肉穴,此时洁茹只能发出「啊……」的呻吟。老陈淫亵的声响传出:「唔……唔……唔……啜!啜!啜!真……真肥……肥美啊!雪……雪……唔……雪……雪……雪……」那混蛋更把一根指头插进了洁茹的肉穴裏,更马上缓缓地抽动起来,而且还把抽动的速度续渐提高,一边吃吃的淫笑着。肥伟则把他的大肉棒挤进洁茹的嘴裏,她开始呻吟:「唔……唔……」

  就在此时,老陈己把洁茹双腿分开,然后身子向前一挺,「噗吱」一声,他整根肉棒已狠狠地插进了洁茹的肉穴内了,洁茹不禁「啊」的一声喘了口气。

  这时老陈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洁茹的阴道裏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肥伟则仍把大肉棒一出一入地在洁茹嘴裏抽插,小朱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将两个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阴茎,好像一条热狗一样,跟着就在乳沟中间的小缝中来回穿插起来,令洁茹发不出声来,只能在鼻孔裏「唔……唔……」的散出一些听不懂的吭声。

  我看着那群混蛋在一轮急速抽插下,洁茹却沒有苏醒过来的反应,而她在被他们盡情淫辱下,一直也只是眉头紧皱着,间中只是张开小嘴轻轻发出梦呓似的叫声来。

  忽地老陈全身一阵抽搐,看样子他已泄精了!接着老陈与肥伟互换了位置,继续幹着洁茹的小嘴和肉穴。肥伟忽然兴奋地叫嚷道:「嘎!嘎!妈……妈的!真好幹的骚……骚货!够骚!嘎……嘎……我……我要操……操死你……你这淫妇!」

  肥伟连续抽送了百多下,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裏,叫老陈和小朱让开,俯身把洁茹紧紧地抱着往后一仰,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如是者让洁茹骑在他身上套动了四、五十下,她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了,伏到肥伟的胸口上一个劲地喘着大气。

  小朱从后见洁茹俯着腰,屁股高翘,一个又紧又嫩的屁眼刚好对着自己,他当然不会閑着,用龟头蘸蘸流出来的淫水,对准股缝中间的小洞就戳。他妈的!洁茹后面这个小洞我也从来沒有弄过,所以肌肉紧凑,加上她的本能收缩,小朱用盡本事也只是让龟头塞了进去。

  也真亏小朱经验了得,把阴茎拔出来后用手将包皮捋高裹着龟头,再把剩馀的一点包皮挤进屁眼裏,用点阴力往前一挺,几寸长的阳具就在包皮往后翻的当儿徐徐推入了一大截,他顺势再抽送几下,一根青筋环绕的鸡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进了我老婆新鲜紧嫩的肛门内。

  这时,肥伟和小朱的两根肉棒开始同时抽动了,他们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插进去;这个插进去,那个又抽出来,只见洁茹的会阴部位给两根大肉棒插得一点空隙不留,淫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阴茎带得飞溅四散,不断发出「噗唧、噗唧」的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音。

  就这样,他们几人互相交换位置,一路把洁茹幹了两小时左右,只听到洁茹每隔不多久就大口的喘着气叫道:「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来……来了……我又要丢了……啊啊……嗯嗯……」

  他们三个每一次射精都把精液直接泄进我老婆的小穴、屁眼和乳沟内,搞到洁茹满身黏煳煳的,彷佛用精液来洗澡一样。完事后,他们帮洁茹清理好并穿回衣服,画面便结束了。这时我的脑中真是一片空白,原来当晚我和洁茹被他们下了药!

  但难以想像的是,当我看完洁茹被他们群奸后,反而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真是莫明奇妙……

  (二)邻居何伯

  自从上次看了洁茹被她的同事迷奸拍下来的影片后,才发觉自已有「凌辱老婆」这个特別嗜好,因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个平时清清纯纯、漂漂亮亮的心爱洁茹被其他男人淫辱,我就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我有时也怀疑自己的脑袋和鸡巴是不是同一个器官,为什么它们会这么合拍?

  经过上次事件后(见第一章「老婆公司同事」),为避免错过类似上次的精彩画面时,我已在家裏大厅和睡房安装了一些微型摄影机,并连接至我的电脑,以便我不在家时录影家裏的情况,当然洁茹并不知道。

  这天清早我和洁茹一起上班,出门时在走廊时见到一个60岁左右坐着电动轮椅的老伯,老伯说:「早晨!李太太。」洁茹答道:「早晨!何伯。这位是我先生。」我说:「早晨!何伯。」

  我们一起走进升降机,洁茹站在何伯旁边继续和他说说笑笑,我则站在何伯另外一旁附和。这时何伯手上的钱包突然掉落在地上,洁茹便弯腰帮他拾回,并说:「咦?何伯,你的鞋带未绑好呀,等我帮你。」于是洁茹便蹲下去。

  我在旁边一看,哗!竟可从洁茹的恤衫领口看到裏面粉红色乳罩,连34D的乳沟都一目了然,我的鸡巴即时充血。当看到何伯时,发觉他的眼睛好像放光一样,显然他亦看到洁茹那白晢晢的胸脯。

  这情形维持了约十五秒,亦使我感到少许兴奋。升降机门开启后,我和洁茹便跟何伯道別,之后并央求洁茹帮我录下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只因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同学的结婚酒会,很夜才回来,然后便各自回公司了。

  直到十时半左右,同学的结婚酒会终于完了,我便回家。一进门口便见到洁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呀!对不起,我沒有录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邻居何伯家的电视机坏了,晚上过来借电视看影碟,但我已叫我妈妈录了今晚的电视节目。」

  我便说:「OK。」但心想,死老头过来借电视看影碟?沒有这么简单嘛!

  洁茹跟我说:「老公呀!你睡未呀?」我说:「未呀!我还要看些少公司文件后才睡。」洁茹说:「老公,我很累,我先睡了。」我说:「好呀!晚安!」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晚安!」便进睡房去了。

  趁老婆睡了,我便往书房走去,看一看那死老头过来做什么。

  录影的档案影像开始了,洁茹下班进屋后便走进睡房换衣服,洁茹换了一件白恤衫和一条短牛仔裙出来,并走进厨房拿了些小食及饮品,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由于我安装的其中一部摄影机放在电视机旁的公仔内,故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洁茹白恤衫下的粉红色乳罩,真是非常吸引;其馀两部则放在客厅两侧的装饰物内,可看到洁茹侧身的影像。

  过了很久门铃响起,洁茹便走去开门,问说:「何伯,什么事?」何伯说:「李太,对不起,我家裏的电视机坏了,可否过来借电视看影碟?因片子明天要归还。」洁茹说:「沒问题。请进来!」何伯便坐着轮椅进来了。

  洁茹把他扶好坐在沙发上,然后便走去打电话给妈咪,叫她录影今晚的电视节目。然后倒了杯开水给何伯,洁茹便坐在何伯右边身旁一起观看电影,听他们的对话,电影应是一套鬼片。

  过了片刻,可能是电影内容很吓人,洁茹渐渐靠近何伯身旁,何伯的右手便趁机从洁茹颈后绕过并放在洁茹的右肩上,像是保护小孩一样。这时电影对话传出一男一女调情的对白,跟着是接吻及呻吟声,像是A片男女做爱的声音,洁茹的脸也开始发红。

  他妈的!何伯的右手竟放在洁茹的腰上乳房侧旁,亦同时见到何伯眼睛不是在看电影,而是看着洁茹的反应,洁茹沒有特別反应,依然看着电影。

  过了片刻,何伯右手的手指开始动作,像弹琴一样在洁茹的乳房侧慢慢地动起来……何伯见洁茹沒有反应,他的手又向前移了少许,动作很慢,把洁茹三分一的乳房隔着衣服玩弄,此时洁茹很小声的说:「何伯,別这样啦……」但沒有反抗。

  何伯不单沒有停止,还把手再向前移,差不多把洁茹的三分二乳房玩弄着,动作仍然很慢,可能他怕洁茹反抗。洁茹再小声道:「何伯,別这样啦……」

  此时,洁茹全身好像发软一样,头慢慢放在何伯的大腿上,变成侧身卧在沙发,但双眼仍看着电影,而何伯的手仍慢慢地隔着衣服玩弄着洁茹的右边乳房,洁茹只是断断续续小声道:「何伯,別这样啦……」但仍沒有反抗。

  这时何伯的左手慢慢移至洁茹的胸脯上,代替右手玩弄着洁茹的乳房,右手则往后移至洁茹的屁股后,贴着牛仔裙不停探索她的屁股沟,同时左手慢慢解开洁茹恤衫的钮扣,露出粉红色乳罩……

  突然间洁茹作出反抗制止何伯的进一步行动,并说:「何伯,不能够。」何伯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起我死去的太太,可否给我摸摸,让我回味一下和太太以往的光阴?其实我下半身行动不方便,并且已不举很久……」接着像想哭一样。

  我心想,死老头!做戏呀?

  洁茹考虑了一刻便说:「可以,但你不要太过份哦!」何伯道:「谢谢!」噢!老婆竟然相信。

  于是便维持原先姿态,由于洁茹恤衫的钮扣已解开,何伯的左手现在只隔着乳罩搓弄着洁茹34D的胸脯,右手在搓弄着她的屁股,而洁茹仍侧身卧在沙发看着电影。

  过了十五分钟,便听到电影裏传出二男一女做爱的声音,只见洁茹的唿吸开始急促,就在此刻,何伯的右手已把洁茹的牛仔裙掀起至腰间,露出黑色的半透明内裤,开始隔着内裤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小声道:「何伯,只可以摸摸……」过了一刻,洁茹眼睛已半开半闭,好像亨受何伯双手抚摸带来的快感。

  何伯已留意到洁茹的表情,他隔着乳罩玩弄洁茹乳房的左手已慢慢放进乳罩内,开始捏弄着34D的大乳房,玩完右边玩左边,右手亦已放进内裤裏,用手指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机械式的说:「何伯……啊……只可以摸摸……唔……唔……」并已全闭上眼睛。

  此时,何伯已把洁茹的乳罩往上移,露出两个34D的大乳房,并不停地捏弄着。之后,他的左手停止玩弄洁茹的乳房,此时我想这老头终于玩够了,噢!原来不是,真的要幹他祖宗十八代!他的左手竟慢慢脱去自己的裤子,露出他的阳具,哗!又粗又大,约七寸长。她妈的!还说半身不能动及不举。

  何伯的右手亦慢慢褪下洁茹的内裤,左手继绩玩弄着两个大乳房,他的身体慢慢移后,洁茹仍闭上眼睛,他跪在沙发上,把洁茹的双腿像大字一样慢慢地擡起,正准备插穴的时候,洁茹突然张开眼睛并道:「何伯……不能够!啊……」

  何伯却充耳不闻,在我老婆还未能反抗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一条黑不窿咚的七寸长大肉棒勐地插进了我老婆的小肉洞裏!老婆用双手推着何伯的胸膛,然后结着巴说道:「你……你……你……你……啊~~唉呀~~喔~~喔~~喔~~不……不要啊……喔~~停……停啦~~啊……啊……」

  这种时刻何伯哪会罢手,只见他听着我老婆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后,更是加紧抽插的速度,更用力地勐幹我老婆,幹得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凑:「啊……啊……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唉呀~~停……喔~~停啦~~啊……啊……喔……」

  我老婆边承受着被何伯发狂一样的勐幹,一边却仍然用最后的理性推拒着何伯,由于我老婆的呻吟声真的越来越大声,而且又是夜深,何伯可能怕她叫得太大声惊动了其他人,所以忽然停下了抽插动作,整个人就压着我老婆,趴在她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她说:「喂,李太,小声点,都已插进去了,就大家一起快乐嘛!」

  洁茹结着巴说道:「你……你快放开我啦~~快放……呜~~呜~~嗯……呜~~」不待我老婆说完话,何伯马上对着我老婆张开的小嘴吻了下去,害我老婆话说到一半只能发出「呜……嗯……呜……」的声音。

  何伯一边吻着我老婆的同时,竟然又挺动着他的阴茎抽插起我老婆来,还不时用手捏弄她一对晃来晃去的巨乳。就这么连续几下,洁茹已经被他幹得开始叫爹叫娘,气喘唿唿的,却还要假装矜持地叫着:「不要……不要……」我知道她的脾性,平时很正经,但给我多搞几下就会开始淫荡。

  我老婆说:「喔~~喔~~啊……唉呀~~別……別插那么……啊……那么深嘛~~喔……啊……」別插那么深?!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婆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何伯要继续幹她可以,但是別把他的肉茎插得太进去是不是?!

  终于,我老婆魅惑的呻吟让何伯很快就把持不住了,随着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密,何伯抽插他肉棒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喔~~啊~~喔~~唔……真……啊……真爽~~我……喔~~我射……射了……」随着何伯自己的话末,很明显,这时他那又多又浓又磙烫的精液,正一股脑地往我老婆的肉穴裏喷射而去……

  而我老婆,这时也因为何伯最后这几下狂抽勐插而爽得接近高潮,嘴裏非常大声的喊道:「喔~~喔~~啊……啊……喔~~」竟也随着何伯精液的射入发出阵阵颤抖,这时何伯仍……                                          

  (三)星期六疯狂夜

  自从上次洁茹被邻居何伯幹了后,从之后录影档看来,这个死老头仍常常过来旁敲侧击地想再幹洁茹,均被洁茹狠狠地拒绝。当然啦,她最爱的人是我,而且老婆平时是很端庄纯真的,叫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都不可能,哪裏可以凌辱她呢?

  除非等她喝醉及失去理智保护自己时,才能够对她为所欲为。我知道老婆是属于那种易醉易醒的人,她只喝很少便会醉,但过了两三小时就醒过来,酒醉时发生的事情却全忘掉了,只留下一些模煳的记忆,但在醉酒的时候,往往做出一些平常人不会做的事来。

  言归正传,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明天不用上班,我与洁茹便准备今晚在家共晋烛光晚餐,接着不用说当然是做一些床上运动啦!哈哈!哈哈!由于洁茹今天早上还要上班,而我不需要,我便约她下午接她放工,并一起去超市买今晚的食物,然后回家一起烹调,这就是结婚夫妇平时一起生活的乐趣。

  这天我一早起床,洁茹去上班了,于是我独个儿外出吃早餐,吃完后便回家去。这时我走进我住的那幢大厦的地下升降机大堂,见到有人搬运着一些家俱及杂物进升降机,心想应该有新的住客搬来,便站在一旁等另外一部升降机回家。

  此时,我听到在我后面有两个男人在对话,转头一看,是看更张伯和另外一个老伯,我便转回头继续等升降机,此时我开始留意他们的对话……

  张伯说:「新搬来的是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儿子,那个女的是我们经理的旧同学。唉!那个女的真可怜,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唉~~」

  老伯追问:「为什么呀?」

  张伯说:「听我们经理说,那个女的是他们以前大学校花,现在约38岁,不知什么原因,竟嫁给现在老公,就是刚刚你看到对那个女人唿唿喝喝的那个大老粗,好像是修理摩托车的技工。唉!最可惜就是他们的儿子,现在已20岁,竟是中等弱智,智力像10岁的小孩。」

  老伯说:「大学校花?难怪那个女的一看最多只有30岁,一面秀气,和那个男的真是天壤之別!喂!你有沒有留意她的胸脯呀?我看起来至少有36D,腰不算粗,皮肤又白……」就在此时,我已进了升降机。

  此时升降机已到了我住的楼层,一看原来张伯说的新住客就住在我家隔邻,一个女的在门口收拾杂物,我估计应该是张伯说的那个女人。哗!她跟那两个老头说的一样,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尤其那巨大的胸脯。

  我走过去和她交谈,并作自我介绍,原来她老公姓陈,儿子真是中等弱智,名字与我一样都叫志明,身材高度与洁茹相约,我和她都说这么巧合。她笑起来真是另有一番味道,尤其是嘴旁那双酒窝。

  之后我便说再见,回家了。此刻已是八时半,吃饭时,我和老婆喝了一枝红酒,并把新邻居的资料如实向她报告,当然啦!什么巨乳、什么成熟女人的味道等都一一省略了。

  吃完我们的烛光晚餐,当我正想就地把我老婆正法时候,门铃响起,我当然不理它,但老婆说:「不好啦!开门先啦!」便整理好衣服,此时我一面无奈地走去开门。

  一开门,原来是新搬来的陈太太和她儿子,陈太道:「对不起!打扰你们。我刚刚接到警察局电话,说我先生因车祸进了医院,唔……我要去医院看他,可否帮我照顾一下儿子?我晚些回来接他。」

  当我正想拒绝,老婆快道:「沒问题。你快去。」陈太连忙说多谢,便留下这个20岁的「志明」,而我这个志明亦只有对着老婆苦笑。

  关门后,洁茹说:「老公呀!我很累,现在去洗澡,你照顾『志明』哦!」这时我心道,那谁照顾我这个志明和志明的「小志明」?

  无奈下我只好和「志明」在客厅打电视游戏,当然这是任何小孩都喜欢的节目,而这个20岁的「志明」智力只有十岁,当然不会例外。

  洁茹从浴室出来说:「老公呀!我去睡了,你继续和『志明』玩吧!」说完便走进睡房。我心想洁茹晚餐时喝了红酒,现在开始发作了,此时我只有继续和「志明」玩。

  玩了很久,每一次输的都是「志明」,这次他突然道:「哥哥你欺侮我!我去和姐姐玩。」说完便走进睡房,关上门及上了锁。当然啦,我有锁匙可开门,但我亦想看看这个「大鬼」找洁茹玩什么,于是便走进书房,开了电脑察看房内情形。

  洁茹好像因酒醉已深深入睡了,这个「志明」睡在我的床上位置,推着洁茹说:「姐姐,跟我玩嘛!」洁茹迷迷煳煳的小声说:「好~~」

  「志明」想了一想,说:「床上……呀!玩医生看病人游戏好吗?我爸妈常常在家裏玩的!」此时洁茹已深深入睡,并无回应他,我亦好奇什么是「医生看病人」游戏?

  洁茹正仰卧在床上,「志明」接着说:「首先呢!要脱衣服。」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一根垂头丧气的鸡巴。他妈的!他接着竟开始去脱洁茹身上的衣服,洁茹并无反应,很快便被他脱光光的裸睡在床上。

  「志明」喃喃道:「跟着呢!用口和手玩波波!」他说着,双手开始搓弄洁茹的乳房,还俯下头去吸吮我老婆的乳头。

  玩了片刻,只听到洁茹小声说:「不要~~別搞嘛~~老公~~」

  「志明」便道:「喔!妈妈在床上也是这样对爸爸说的,原来姐姐也懂得玩这个游戏。雪……雪……姐姐,为什么这个会变硬的?雪……雪……嘻嘻!很有趣,时硬时软……」

  「志明」又喃喃道:「跟着呢!嗯……对了!」他便把身体往后移,用手分开洁茹双脚,使洁茹像大字形的睡在床上。

  此时「志明」蹲下来并伸出舌头,像吃雪糕一样开始在洁茹的肉穴入口处和周围的敏感区不停地舔扫,这时我心想,他竟然连这些都懂!他一边舔,还一边伸出手指去撩抠洁茹的肉穴,把湿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秽的「唧……唧……」声音,还一面玩一面说:「有这么多水流出来……」这时洁茹彷佛有了反应,身体微微扭动,并发出阵阵呻呤声:「唔~~啊~~唔~~啊~~」

  「志明」续道:「啊!和妈妈说的话一样。跟着呢!就要像爸爸一样把小鸟放进小洞内了。」这时他看着自己已变硬勃起约6寸长的大肉棒道:「为什么这样硬、这样大?」把玩了一阵,他用手擡起后洁茹的小腿向弯曲,形成M字形,然后握着大肉棒慢慢移近洁茹的肉穴。

  只见他肉棒的龟头已抵住洁茹的肉穴入口处,这时我真是看得目瞪口呆,因为他竟可一击即中,整根大肉棒「唧」的一声已插入洁茹的肉穴内!

  此时洁茹只叫了声:「喔~~」微微扭动腰肢,小声说:「唔……唔……老公~~快动~~」哈哈!老婆竟以为我在幹她!

  「志明」好像听到洁茹的指示,双手支撑在床上开始前后前后的抽插着,洁茹的腰肢亦配合他的动作上下上下的动着,乳房就上下上下的摇晃着,房裏的声音只有「唔~~啊~~唔~~啊~~」和「唧……唧……唧……」。

  就在此时,「志明」抽送的速度开始加快,力度也开始增大,并开始唿气连连,张口叫着:「啊……好舒服~~好舒服~~」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洁茹腰肢的动作亦配合着。

  忽地他全身一阵痉挛,并喊道:「喔~~要小便啦~~」与此同时,洁茹也「啊……」的最后轻唿了一声后便软下身子。「志明」拔出软掉的鸡巴睡在洁茹旁边,一切回復平静,而我的鸡巴亦涨硬得发痛。

  过了片刻,我便开了门锁,想去帮房裏的两条睡虫善后,门铃突然响起,于是我便走去屋门,一开门竟然是陈太,她道:「你好!我想接『志明』回家,谢谢你的帮忙!」我心裏道:『怎么办?』这时我的视缐放在陈太的巨大胸脯上,心生一计道:「他在睡房,和我老婆一起睡觉。」

  于是,我便和她走到睡房门口。一开门,陈太看到两条裸睡的肉虫,竟整个人呆立着,我立即关上门,并把她拉进旁边的客房裏大声道:「怎么办?你的儿子幹了我老婆!」陈太急道:「对不起!请你放过『志明』吧!」

  我心想她中计了,继续说:「那我们说说怎样解决。你先关上门及上了锁,別让他们听到。」

  陈太沒有怀疑便转身照做,而我亦紧随在她身后,当她上了锁并想转身的时候,我迎前把身体紧贴在她的背后,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说:「放过他可以,除非你给我……」由于陈太穿的是运动短T恤和长裤,我一边说,双手已伸进T恤裏贴着腰部的肌肤,并慢慢往上移。

  从我这时的动作,陈太亦清楚我的企图,她的双手即时放在我双手的手背,制止我继续往上移,道:「这……怎么可以?我有老公的!」我便说:「好!那我现在就找警察!」

  此刻她沒有再说话了,我的手背感觉到她手握着我双手的力度开始减弱,我怎会错过这样的时机,双手已立即移至她的胸脯,隔着乳罩搓弄着巨大的乳房,而我的肉棒亦隔着衣服摩擦着她的股隙,嘴亦亲吻着她的后颈,一阵体香幽幽传入鼻内。

  这时陈太已像僵尸一样,任由我摆布,我便边拉边抱的把她放在床上。过程中,我已把她乳罩背后的钮扣解开,上半身及大腿部份仰卧在床上,小腿部份则垂立在床沿,双眼紧闭,就像一只小兔等待老虎把她吃掉。

  接着我便扶起她的上半身,将她的短T恤连同乳罩往上脱去,并把她向后放回原位,同时她亦将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前,下意识地保护着自己的胸脯。我笑笑并向前将她的双手往两侧移开,哗!一对36D的巨乳暴露在我的眼前,又白又滑,而且乳头不算大。

  我将身体移下,并用嘴唇及舌头盡情地往两颗乳头上来回舔弄着,双手仍握着她的双手。同时间,我的眼睛亦向上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她的双眼仍紧闭,但她的口已张开,而我亦感觉到她的双手已放软。

  成功了!于是我便把左手移至她的右乳上搓弄着,只觉滑腻而且有弹性;右手则往下移,一下就放进内裤裏抚摸她的三角地带。她的左手亦即时隔着自己的内裤下意识地抵抗着我右手的攻势,可是她的抵抗只是维持了数秒便移开。

  这时我的手指放在她的肉穴旁玩弄着,时而摩擦她的小阴唇、时而挑逗一下她的阴蒂,并不时轻轻的把指头放进肉穴内,她的阴道已分泌出非常多淫水,湿淋淋的了。

  这时听到她开始小声地「呀~~喔~~」呻吟,于是我的嘴慢慢往下移,同时双手亦将她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嘴巴已到达她的肉穴,而且细味地品嚐着,我的肉棒已开始发涨。

  此时陈太仍保持着原先的睡姿,我便走上床站在她的胸脯上蹲下,把半软半硬的肉棒放在她面前,一手扶起她的头,一手往后搓揉着她一边的乳房。她慢慢张开眼睛看着我的肉棒,又看看我,犹豫一刻后便再次闭上眼睛,张开嘴巴,我笑笑便把肉棒送进她的嘴裏。

  我用手扶住她的头向前向后的摇动着,开始时感觉她的嘴和舌头沒有任何反应,但慢慢地,便感觉到她的嘴开始吸吮我的肉棒了,而舌头亦舔扫着肉棒上的龟头。这时我7寸长的肉棒已完全发涨,于是迅速跳落床下,站在床边扶起她的双脚,握着肉棒对准肉穴往前一送,陈太大叫一声:「喔~~」面部表情痛若,双手抓紧床单。

  我开始一前一后的抽插着,一只手搓揉着她的乳房,一时左、一时右,而陈太只用手掩着口轻声叫着:「啊……啊……喔……喔……啊……啊……啊……」过了片刻,她的脚竟绕着我的腰,而她的腰肢亦开始配合着我抽插的动作。

  抽插了几十下,我便跳上床,将她抱起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此时我只是仰卧在床上不动,而她却上上下下的动着,看着她的巨乳不停地晃上晃下,我还不时伸手搓弄她的巨乳,只听到她大口的喘气:「啊~~喔~~啊~~喔~~」

  过了很久,我把她推下来,改用双手扶着她的腰部,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她的乳房此时随着我抽送的动作不停地晃上晃下,而我亦不时用手搓弄它。就这样维持了五分钟左右,忽然我道:「喔~~要射……射了……」就把所有的精液射进她的肉穴内;她亦大声叫着:「来……了……啊啊……嗯嗯……」我感觉到她浑身抖颤了好几下,应是已达高潮。

  之后,我们互相抚摸着对方身体,享受高潮后的馀韵。过了很久,我便说:「我们应过去做善后工作了。」她对我说:「你是第一个令我有高潮的男人。」其实原来以前她老公强奸了她,怀了「志明」才嫁了给他的。我吻一吻她,便一起过去做善后工作了……

  当然啦!此后我和陈太有空便一起玩「医生看病人游戏」了。                                          

  (四)临时看护

  后天开始就是连续四天的假期,由于我的爸、妈和妹妹已定好去旅行,只留下双脚不能动的爷爷在家,而且又请不到看护。请不到看护的原因,是爷爷往往对那些女看护毛手毛脚,沒有一个女看护能做超过半个月,而爷爷又不准我们请男看护,此事只有我和爸爸知道。作为孙子的我惟有回老家照顾他,当然我老婆洁茹亦会同我一起回老家。

  洁茹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底色为白色及有粉红色幼直条,加上一条半截裙,一般OL的斯文简便衣服,非常诱人,特別是那非常突出的36D胸脯。那件衬衫虽然不算薄,但仍可隐约看到她裏面穿的那件浅米黄色乳罩。更惊讶的是,衬衫的钮与钮之间距离较远,从侧边看,很易从钮扣之间看到衬衫裏的春光。

  假期的第一天经过一番车程后,于黄昏时分便回到我的老家,爸、妈和妹妹其实已于下午离开了。我的老家是一幢二层高的村屋,地下主要是客厅、饭厅、厨房、杂物房和爷爷的房间,上层全是睡房和客房,爷爷的房间在地下,主要是方便他坐轮椅出入的关系。

  入屋后,我和洁茹便去看爷爷。此时七十岁的爷爷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一见面我们便互相问好,说说笑笑,谈话中我亦察觉到爷爷的双眼就像第一天认识洁茹时一样,不时盯着洁茹的胸脯。之后,我和洁茹便去准备晚餐。

  晚餐准备好后,我便入房用轮椅把爷爷推到饭厅,爷爷很高兴地要求我们今晚陪他喝点酒。吃晚餐过程中,我留意到爷爷的双眼在不断扫视洁茹的身体,当洁茹靠近爷爷帮他添酒时,他还不时藉意触摸洁茹的身体。像我这样喜欢凌辱老婆的色鬼,当然不会发怒,反而感到兴奋。

  晚餐后接近九时半,我和洁茹便用轮椅把爷爷推回他的房间,放在床上,此时爷爷说:「志明,忘了对你说,村长知道你回来,想叫你帮他修理他的电脑,你快到他家吧,等洁茹帮我清洁身体便可。」

  我心道,这个色鬼爷爷,连这个孙媳妇也想毛手毛脚,我这个色鬼当然不会反对,亦想看看爷爷怎样对待洁茹,当然我估计爷爷只是想一享手足之瘾,始终洁茹是他的孙媳妇,我便说:「好!我现在就去。」

  此时,洁茹脸上只有一副不知怎样做的表情,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我,因她不知道怎样帮爷爷清洁身体。我装作看不到便走出房间并顺手关门,然后第一时间走进杂物房,把门锁上后攀高把头靠在墻上的通气窗旁,这个通气窗可以看到隔壁爷爷房间内的情形。

  这时,爷爷坐在床上对呆站着的洁茹说:「洁茹,你进去浴室拿一盆热水及毛巾出来,帮我抹抹身。」洁茹便按爷爷的指示照做。

  从浴室出来,洁茹站在床边,开始脱爷爷身上的衣服,当脱裤子时,洁茹必须弯下腰慢慢地往后拉,哗!不得了!本来洁茹的衬衫是较宽松的那一种,再加上这个弯腰动作,从领口便看到她两个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连乳罩都看得见!幸而洁茹的乳房不小,所以能紧紧贴在乳罩上,否则连乳头都走光了。这时爷爷真是看到两眼发光。

  脱完后,洁茹便帮爷爷抹身,过程中,爷爷不时不经意地轻轻触摸洁茹的身体,这个孙媳妇当然不会防范,亦不以为意。

  差不多完成时,爷爷指着床旁边的柜子说:「洁茹,按照医生吩咐,为免影响健康,我需要将阳具内的精液放出。对不起!麻烦你用手帮帮我,因为我的手不能做这么快的动作。柜子裏有医生手套。」其实这是爷爷对所有新来看护说的谎话,但十个有九个都相信,女人就是容易被骗,当然我的善良老婆亦是九个内的一个。

  洁茹犹豫了片刻便拿出手套戴在手上,可能害羞的关系,她背向爷爷坐在床边,双手扶起爷爷软绵绵的鸡巴,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可能是年纪大的关系,抚弄了很久,爷爷的鸡巴仍是软绵绵的。

  这时我心道,爷爷沒有理由就这样简单的对待洁茹。咦?就在这时,爷爷把手放在洁茹的背部上下上下轻抚,并道:「洁茹,你真乘,能和志明这么用心照顾我这个老不死。」洁茹沒有反抗并笑道:「爷爷,不要这么客气,这是我们后辈应该做的。」手仍在抚弄着鸡巴。

  爷爷接着道:「年纪大了真沒用,阳具弄了这么久仍是这样。洁茹啊~~你可否给我抱抱?可能会快些完成呢!」如果在平时,老婆一定会拒绝的,但今天晚餐时喝了酒,还有小小醉意,我老婆一醉往往做出一些平常人不会做的事来。

  如我所料,洁茹笑着道:「沒问题!」这时我猜测洁茹可能在想,爷爷最多只是贴着她的背部,用一双手抱抱她的小纤腰而已,所以就沒有反对。而我的想法也和洁茹一样,于是爷爷便移向前把上半身贴着洁茹的背部,双手慢慢地从她两侧的手臂下经过,压近洁茹的身体。

  幹!爷爷的左手搂住洁茹的小纤腰,而右手竟整只横放在洁茹的胸脯上,手掌紧握着她的左边乳房,手肘处则压着洁茹的右边乳房。此刻,洁茹微微摆动上身,好像想摆脱爷爷的右手,当然这是沒有可能的。

  当然啦,洁茹刚才答允了爷爷的抱抱要求,现在怎能反悔?只见她努力地加快双手动作,好像希望盡快完成这项工作。这时爷爷可能亦感觉到洁茹沒有强烈反抗,于是更得寸进尺,握在洁茹右边乳房的手便开始动起来,由慢至快地隔着衣服搓揉着;而爷爷的左手亦离开了洁茹的小纤腰,移至衬衫的中间,慢慢由下至上解开衬衫上的钮扣,洁茹并沒有留意,直到胸脯下的一粒钮扣也被解开时。

  「轰!」一声,房内的窗子突然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跳进睡房内,手握着刀子说:「不要动!不要叫!乖乖照我说的做,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气!」此时他便走到爷爷和洁茹的身旁,拿出绳子绑着爷爷的手、洁茹的手脚,并用胶布封着爷爷和洁茹的口,然后走出房去搜寻屋裏值钱的东西。

  这时杂物房的门给人用力撞开,由于我躲在天花板上,因此他沒有发现我。

  过了约十五分钟,男人手拿着一些金饰和现金走进睡房,对着爷爷道:「就只有这么多吗?」由于爷爷的嘴给封住了,只有点头回答。男人喃喃道:「这么少钱,他妈的!」说着他的眼睛便看往坐在床边的洁茹,淫笑说:「真蠢!有个这么好的骚货,拿来玩一下也值回票价,反正可省回去找妓女打炮的钱。」

  男人说着便走近洁茹,爷爷和洁茹根本不能反抗,只能勐烈地摇着头和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时我在想,应不应出去救爷爷和洁茹?正在犹豫之际,男人已把洁茹拖到地上,将绑着她双手的绳子再绑在床脚上,洁茹顿变成双手放在头上、仰卧在地的姿势。

  男人此时蹲在洁茹身旁,双手大力撕开她的衬衫,随即听到衬衫钮扣跌落地上的声音,再大力一手扯起乳罩,连肩带也弄断了,露出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随着洁茹微微摆动身体的反抗动作,正在左右地晃动。这时我看得非常兴奋,竟忘记了去救爷爷和洁茹的想法,只想继续欣赏男人怎样凌辱洁茹。

  男人两眼放光淫笑说:「哗!这娘们的身材好棒啊!有钱也未必幹得到!」双手已即时握在洁茹的双乳上用力地揉弄着,像搓面团一样。接着又俯身向下,用嘴去吸吮洁茹的乳头,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着。

  此时洁茹只能哭着,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仍不停地摆动着,作出无谓的抵抗。爷爷则赤裸地坐在床上看着,与此同时,他的阳具竟开始发涨。

  过了几分钟,男人停止在洁茹双乳上的秽亵动作,身体向侧移,掀起她的半截裙卷起至腰间,接着又一手撕破洁茹的内裤,露出涨涨的、布满了乌黑浓密阴毛的三角地带。男人迅速地站起,脱光自已的衣服,露出那根已在作战状态的大肉棒,跟着解开绑在洁茹双脚上的绳子。

  洁茹此刻看着男人的动作,亦了解到接着将会发生的事情,于是拼命地摇动双脚,企图阻止男人走近她。男人笑笑便一手捉住洁茹的小腿,用力往上推起形成一个V字,正准备蹲下品嚐她的阴户时,洁茹的小腿竟挣脱了男人的手,并踢在他的脸上,男人即时倒下。

  接着男人立即站起身,摸摸自已的脸说:「贱货!竟敢反抗?」然后走近洁茹,一拳打在洁茹的小腹上,洁茹发出「啊~~」的一声,身体扭作一团,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时洁茹已完全失去了抵抗力量,男人蹲下身很容易就分开她的双脚,用嘴巴舔弄着那肥美细嫩的阴户,还用手指翻开阴唇,将舌头挤进诱人的肉洞内,还边舔边喃喃道:「已经这么多水啦!还装矜持?」

  接着男人昂起上身,握着他的巨棒「唧」的一声便插进了洁茹的肉洞内,开始一上一下地抽插起来,还不时用手搓弄着洁茹的双乳,啧啧贊道:「真爽~~爽!人妻和妓女就是不同!」这时房间裏只听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洁茹「鸣~~鸣~~」的哀鸣。

  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爷爷的肉棒竟完全勃硬了,而我的鸡巴亦涨得很辛苦,同时留意到洁茹的反应,她发出的声音由「鸣~~鸣~~」变成了「唔~~啊~~」,像在呻吟一样,腰肢竟一上一下迎合着男人的抽插节奏,一双小腿微曲着放在男人的大腿上。

  可能男人也察觉到洁茹的反应,便撕开封住她嘴巴的胶布,只听到「唔~~啊……不要……唔~~啊……不……要……唔~~啊……要……唔~~啊……」一连串唿喊,我心道:究竟她是不要,还是要?

  听着洁茹这么诱人的呻吟声,男人抽送的速度开始加快,并开始唿气连连。突然间他全身一阵痉挛,伏在洁茹身上,与此同时,洁茹也表情辛苦地大叫着:「啊~~」一切回復平静。我知道那陌生男人已经在洁茹的体内射出精液,而我老婆也被他幹到了高潮。

  男人发泄完后站起身,走出房间,不一刻后拿着瓶啤酒进来坐在沙发上,满意地看着被他幹完的洁茹,接着又看到爷爷那一柱擎天的鸡巴。他喝了两口啤酒后,便走过去用刀割开绑住爷爷双手的绳子,接着又为洁茹松绑,拍一下洁茹的乳房并道:「骚货!过去坐在床边!」洁茹怯于他的淫威,惟有依照吩咐去做。

  男人挥动着手上的刀子说:「喂!小骚货,刚刚你不是很爽吗?现在也让你爷爷爽一爽吧!快!爬上去,把他的鸡巴放进你的小穴内!」洁茹可能由于受到之前反抗时的教训,犹豫了一会便乖乖爬上床,面对着爷爷蹲在他的鸡巴上,爷爷此时不断地摇头和发出「唔~~唔~~」的声音。

  洁茹握着爷爷的鸡巴,将顶端抵在自已的肉洞入口处,然后闭上眼睛慢慢地坐下,直至整根鸡巴完全地插入她的阴道内,面部表情辛苦。男人「嘿嘿」淫笑两声接着说:「喂!小骚货,快上下上下的动。」洁茹犹豫了片刻,手便向后放在爷爷的大腿上,利用双脚支撑着床,开始慢慢地上下、上下的套动起来,这样洁茹一对巨乳亦同时间在晃上晃下的抛动着。

  爷爷此时看着洁茹两只巨乳在自己眼前晃上晃下的情景,忍不住双手慢慢地放在洁茹的腰旁,加快洁茹上下吞吐的动作,同时间,洁茹亦开始发出呻呤声:「唔~~喔~~啊~~」男人射在洁茹阴道内的精液也沿着爷爷的鸡巴缓缓流下来。

  随着快感的增加,爷爷的手已移至洁茹的巨乳上搓弄着,此时男人亦放下啤酒瓶,跳上床站着,一手放在洁茹的后脑上,一手扶着自已软绵绵的鸡巴放在洁茹的嘴旁,说:「小骚货,快帮我含!」

  洁茹张开眼睛呆呆的犹豫了一会,便二话不说的用手握着他的鸡巴,开始一前一后地吸吮起来,男人还推开爷爷的双手,换他搓弄着洁茹的一对巨乳。哗!这时的景像,刺激得我的鸡巴膨胀到几乎要爆炸,真是很难受。

  过了很久,男人的双手突然放在洁茹脑袋两侧,一前一后地推摇着她的头,迫使洁茹的嘴快速地吸吮着他的阳具,男人全身随即一阵痉挛,紧抱着洁茹的头将整根阳具塞入她口中。他妈的!竟然在洁茹的嘴裏口爆!

  完事后男人便坐回沙发上,此刻洁茹的嘴角慢慢地流出一些白色的液体,但是洁茹和爷爷的交合动作并沒有停止,速度还开始逐渐加快……接着两人同时大叫,全身一阵痉挛。然后洁茹无力地慢慢向后仰卧在爷爷的双脚上,两人还不断地喘着粗气,不用说便知他们已享受到交合的高潮。

  男人此时已穿好衣服,准备走时双手还大力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说:「喂!小骚货,千万別报警呀!否则我就把你刚刚和爷爷一起幹炮的丑事说出来。哈哈哈……」跟着便跳出窗外熘走了。

  又过了很久,洁茹才站起身撕开封住爷爷口的胶布说:「公公,今晚的事可否帮我保守秘密?」之后便伏在爷爷身上痛哭着。爷爷点头说:「当然啦!」但一只手还在搓弄着洁茹的一边乳房。这时我兴奋无比,真想跑进房去把洁茹狠狠地幹一场。                                          

  (五)上海公幹

  自从上次帮老婆同事小朱修理私人电脑(详情见《老婆洁茹(1)老婆公司同事》),发觉洁茹被他们幹后的档案,我已把它删除,任职电脑工程师的我,亦把一些电脑病毒及骇客程式放进小朱的电脑内,肥伟及老陈最后亦求助于我,要求我帮他解救,最后他们电脑裏有关洁茹的档案已全给我删除了。哈哈!

  今天放工后,我去接老婆吃晚餐,进了餐厅后,可能较热的关系,她便除下外套,我一看,哗!白色衬衫下用粉红色乳罩承托着的娇人上围,真诱人。我们便开始order食物,这时,侍应生已站在老婆身旁,等候我们点菜,正当老婆看着餐牌时,我偷看到侍应生的眼神,他妈的!竟从上往下看着老婆衫领空隙内的春光。

  点完菜后,老婆跟我说:「下个星期三我要到上海公幹,星期四才回来。」

  我心道,不会是跟那三个色狼去吧?于是便问:「还有谁一起去啊?」

  老婆答道:「还有May姐,大老板的老婆,上次公司酒会时你见过的。」

  我想想,应该是那个四十岁左右、身材略为肥胖、约36E巨乳、不化妆而像家庭主妇的女人。

  我说:「洁茹,快点吃吧,一会我们回家还要做运动呀!」

  老婆说:「什么运动呀?……哦!你好坏耶!」

  今天是星期三,现在已是八时半,我坐在家裏的电脑前,一边打游戏,一边等洁茹来电在网上用视频聊天,当然还约了邻居的陈太太(见《老婆洁茹(3)星期六疯狂夜》)到我家玩一玩啦!

  这时电脑「哔!」的一声,我点了一下「OK」,画面已看到洁茹穿着浴袍(类似日本和服)的半身影像,背景应是酒店房间,有两张单人床、一张沙发,电脑位置正对着房门入口。

  洁茹笑道:「老公,你正在做什么呀?」

  我便说:「打电脑游戏。」

  洁茹续道:「我今天……」老婆便把她今天的行程说了一遍,而我亦只有听着和偶尔作出反应。

  说完后,她便说很累,要睡觉了,明天回来再谈,互相道別后,洁茹便下缐了。哈哈!其实洁茹这部电脑是经过我悉心改装的,就算她按了离缐,我仍可经家裏这部电脑的视频看到传送过来的影像,洁茹当然不知情。

  只见洁茹坐在床头看着书,敲门声响起,洁茹道:「进来吧,门沒锁。」一个拿着浴袍的裸体女人竟从房间侧边走出来,哗!胸前那对豪乳晃来晃去,还有小肚腩下的黑漆漆三角地带,她身体虽然略胖,但別有一番韵味,看来就是老婆所说的May姐了,应该由两个房间相通的门进来的。

  她一边穿上浴袍一边说:「下午跟你提过了,我已叫了上海按摩师到你房间帮我们按摩,预你一份!」

  洁茹摇头道:「我不需要呀!」

  她大笑说:「怕什么呢?男人去鬼混,我们女人也可以!当然不能让我老公知道啦!所以才要他们从你房间进来。」

  洁茹依然摇头道:「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May姐道:「好啦!说真的,这些按摩师是正宗的,但全是盲人,而且要按照我们指令去按摩。记住以下的暗语吧!『小按』是叫他们做正常按摩;『全按』则是他们会用下面那根宝贝来满足你的要求。」

  这时我心道:去你的!竟教我老婆去勾汉!但同时又很想看看洁茹最终选择什么样的「按」法?

  这时门铃响起,洁茹便去开门,两个穿着短T恤和短裤的男人走进来,各戴了一副棕色太阳眼镜,手拿盲人棍,一个约三十岁、中等身材,一个约四十岁、肥胖身材。

  May姐二话不说便拉了那位三十岁中等身材的男人走向自已房间,并向洁茹眨眨眼道:「好好享受!」

  房间沈寂了片刻,那男人便问:「老板,您要怎么按呀?」

  洁茹脸红红的说:「『小按』好了!」这时我十分高兴,因为洁茹不想做对不起我的事;但又很失望,因为看不到洁茹被別人玩弄的情形。

  男人慢慢地走到床边说:「老板,请伏在床上。」然后脱去眼镜等候着。

  我仔细一看,咦?这「盲人」的眼睛竟和正常人差不多!

  洁茹转身伏在床上道:「可以啦!」

  这时男人便站在床边,手放在洁茹的肩背上开始做按摩,由肩至腰部、上至下、左至右的按着,就这样按了很久,接着轮到双手,跟着轮到双脚,由脚板往上按至小腿。

  此时我看呆了!只见男人虽然仍按着洁茹的左小腿,但将小腿慢慢向外移,接着轮到按洁茹的右小腿时,同样将小腿慢慢地向外移。他妈的!他还蹲下身偷偷地望进浴袍内洁茹的三角地带,这时我敢肯定这个男人不是盲的,却又很渴望看他有什么企图。

  接下来他的手向上移,隔着浴袍按摩屁股,这时见洁茹脸上的表情似乎感觉很舒服。过了片刻,男人却停手道:「老板,对不起!你的衣服很厚,我无法准确地按摩身体上的穴位,介不介意把它脱掉?」

  洁茹望望男人的眼睛,估计她心裏在想:反正他是盲的,脱光也无妨,于是便脱下浴袍,露出只有乳罩和内裤的白嫩娇人身材,伏回床上道:「继续吧!」

  男人伸一伸舌头,短裤前已开始隆起,这时我绝对肯定这个男人不是盲的,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反应。跟着他便走上床,双脚分开放在洁茹屁股两旁,蹲下并按摩着肩部及背部,但不时用他裤子裏隆起的宝贝轻轻压着洁茹的股缝,按摩腰部时还不时轻轻拉着内裤两侧向上推,利用内裤裆部轻磨着洁茹的阴户,使她部份阴毛已露出内裤外。

  一会后男人停手道:「老板,后面按完了,请把身体翻过来。」

  洁茹便依吩咐转身仰卧在床上,闭上眼睛说:「可以继续了。」

  男人即时两眼发光地审视着洁茹娇人的身材,然后站在床头旁按摩着洁茹的颈部和肩部,还不时侧起头偷看洁茹的乳沟。这时我心道:这男人真能忍,换作是我,便立刻扑上去把洁茹幹了。

  此时我留意到男人在按左肩和右肩时,已轻轻把乳罩的肩带往外拉开,差不多拉到上手臂外边,但洁茹正沈醉在享受按摩带来的快感中,完全察觉不到。

  男人的手渐渐已移至腰侧,上下上下的按摩着,当移近乳罩肩带旁时,用手指轻轻把它拉下,这样遮盖着乳房的乳罩便一点一点的向下滑,由于乳罩肩带仍挂在手臂上,所以在乳头快跳出来的时候,乳罩便不能再向下了。这时我真是佩服这个按摩师的手法。

  接着男人的手再移至大腿内侧,由下而上的按着,由于经过上述按摩动作,洁茹的内裤已移了位,露出内裤裏的阴户,他的手指不时轻轻触抚着洁茹露出的阴户,这时可以看到洁茹的胸脯上下唿吸动作已慢慢加快,口中轻轻发出声音:「唔~~」

  男人看到亦察觉到洁茹的反应,手仍按着大腿内侧,轻声问道:「老板,这裏是否要『全按』?」

  此时洁茹可能因为按摩快感而影响了判断力,将男人说话的意思误理解为:『老板,是否全按在大腿上?』于是便顺口答道:「是呀!」

  男人回道:「OK!老板!」他一只手仍按着洁茹大腿的内侧,一只手竟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一支八寸长的大肉棒,慢慢地爬上床边,蹲在洁茹已分开的两腿中央。

  男人握着大肉棒,对准洁茹露出的阴户入口,轻声道:「老板呀!『全按』来了,准备呀!」我心裏知道这个按摩师真会骗人,但洁茹仍懵然不知。

  此时,洁茹可能已听到「全按」这句话,慢慢张开眼睛,可就在这一刻,男人已抓着洁茹的双脚,下身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完全插进洁茹的肉洞内!

  洁茹大叫一声:「喔~~」整个人马上惊醒过来,摇着头挺起上身想用双手推开他。男人见状便用双手擡高洁茹的腰部,开始勐烈地前后、前后抽送着,这样洁茹的上身便失去支撑点向后倒下。亦由于这样勐烈的抽送,洁茹的叫声也由「不!不!」转为「啊……不~~啊……救~~啊……不~~啊……啊……喔!啊……喔~~」双手开始抓着床单,面部表情痛苦。

  男人看着洁茹的反应,慢慢放下洁茹的腰部,维持着原先的抽送速度,双手往上扯下乳罩的肩带,将乳罩拉下至腰间,双手开始大力地搓弄着不断前后晃动的巨乳,手指还揉捏着两颗乳头,此时洁茹的叫声只有:「啊~~啊~~啊~~喔~~啊~~喔~~」

  就这样维持了约十分钟后,男人和洁茹突然全身一阵抽搐,洁茹大叫一声:「喔~~」他们应已到达高潮。那男人迅速拔出肉棒,把精液全射在洁茹的小腹上,之后便站起身说:「老板,『全按』完毕!」用毛巾盖着自己下体,开始用纸巾清理洁茹肚皮上的精液。

  完事后,男人走去餐桌倒了杯水给洁茹:「老板,请喝水,喝完水后可以去洗澡了,待老板洗澡完毕后,小人便离开。」

  洁茹坐起身喝完水,闭目养神片刻,便裸着身体一拐一拐的走进浴室,竟沒有关门。水声此时响起,同一时间,男人竟看着他的手表。这时我心裏感到非常奇怪,难道还有下文?

  过了约三分钟,什么?男人竟拿掉盖着下体的毛巾,慢慢走进浴室裏。水声停了,但随即听到男人说:「小妹妹,快帮我吸!」过了一会又听到男人续道:「小妹妹,乖!慢慢吃。」这时我真想飞进浴室裏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很久,便听到洁茹发出呻吟声音:「啊……啊……啊……喔……啊……喔……」男人亦大声道:「骚货!插死你!噢~~」一听便知洁茹又被他幹着。

  就这样过了三十分钟,声音终于停下来了,接着便见男人抱着沈睡了的洁茹放在床上。这刻我在想:为什么洁茹像睡着了一样?接下来男人的电话对话就是对我这个疑问的回覆了。

  男人使用房内电话的「免提功能」打出,铃声响起,那头另外一把男声问:「谁呀?」男人道:「我是老李呀!小俊,你在哪裏?」

  看来另外那个男人叫小俊,他答道:「去你妈的!幹完那个又老又肥的女人后,当然在楼下餐厅等你。你就好啦!竟可幹到这么幼嫩的美女,尤其她胸前的巨乳,我做这行这么久都从未遇过,全都是又老又丑的女人!」

  男人道:「哈哈!说实话,这个女的开始时叫『小按』,我怎肯放过这么幼嫩的美女呀!最后利用我的技术把她幹了,最后还给她喝了些『迷奸水』,再在浴室裏操了她两次,一次射入口中,一次射入穴内,现在很累呀!小俊,別说我有好东西不和你分享,『迷奸水』有四十五分钟的药力,你现在上来,应该仍有大半小时幹幹她嘛!」

  小俊即说:「马上到!」电话便挂上了。

  五分钟后,门铃响起,一个三十岁、中等身材的男人走进来,二话不说就脱去衣服,饿狼似的扑上床,狠狠地玩弄和幹着洁茹……完事后,两人做好善后工作便双双离去。

  这刻我真是相当兴奋,情不自禁地掏出老二套弄起来,门声突然响起,开门一看,竟是邻居陈太太,于是我二话不说就把她拉了进来推倒在沙发上,接着当然是把她狠狠地幹着……   

网友评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